硅谷“权力的游戏”:昔日风投帝国KPCB为何崩塌?

分享到:

公司成立,后来名字改为KPCB。

1996年6月

【编者按】KPCB(凯鹏华盈)曾经是硅谷风投业界的标杆,20年的败绩却让它一落千丈。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走了一条弯路,错过了如今一些最炙手可热的公司,而且在下一代领导人的培养上也很失败。它还能恢复当年的荣光吗?外媒采访到20多名现任或前员工、业内人士,试图揭开“互联网女皇”米克尔出走KPCB背后之谜,以及“一代风投”衰落原因。

多尔将KPCB带进了一个不走运的投资领域,而且他也没能组建一支可以带领该公司摆脱困境的投资人团队。一方面,KPCB喜欢“收集”那些既没有投资经验,也不会和公司同舟共济的名人。比如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Powell)就曾是KPCB的“战略顾问”。前副总统戈尔是投资人。比尔·乔伊(BillJoy)是太阳微系统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是一位杰出的技术专家,他在KPCB当了9年的合伙人。维诺德·科斯拉(VinodKhosla)是太阳微系统公司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算是多尔在投资上最得力的同伴了,但2004年他离开KPCB,创立了自己的风投公司,现在发展得很好。

早期基金和增长期基金宣布分拆。

KPCB与红杉资本共同投资1180万美元给谷歌,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风险投资之一。

1994年

硅谷封面

马蒙·哈米德(MamoonHamid)加盟KPCB。

在KPCB工作了18年后,普通合伙人维诺德·科斯拉离开,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科斯拉风投。

2018年9月

在米克尔凯歌高奏的同时,KPCB的早期投资部门仍然步履蹒跚——尤其是在竞争对手和它自己辉煌过去的映衬之下。不过它也取得了一些成功。例如,长期合伙人泰德·施莱恩(TedSchlein)投资了一系列安全软件公司,这些公司被收购后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兰迪·科米萨(RandyKomisar)和特雷·瓦萨洛早期投资了Nest,2014年Nest被谷歌以32亿美元收购。但是成功的例子还不够多,KPCB仍然错失了更大的机会。它在2010年筹集的资金翻了一番。而Benchmark有一只差不多同时期成立的基金,由于投资了优步和Snapchat,投资人资本增加了25倍。

硅谷“权力的游戏”:昔日风投帝国KPCB为何崩塌?

20年前,KPCB还是美国风投界的王者,投资了谷歌、网景、Sun、EA、亚马逊等明星公司,几乎成为业界传奇。2

2016年3月

1976年

自1972年KPCB成立,到它1999年对谷歌投资1180万美元,在这段黄金时期中,需要争抢才能投资一家有前途的初创公司对它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KPCB对TandemComputers、Genentech、太阳微系统、ElectronicArts、Netscape和亚马逊等著名初创公司的投资几乎成为业界传奇。风投往往在一家公司成立之初就进行投资,公司这时候往往是没有营收的,KPCB也有过败笔,但它的整体投资业绩非常傲人:例如,90年代中期它有一只基金,每投资1美元就能获得32美元的回报。它在风投界的影响力不容置疑。硅谷历史学家莱斯利·伯林(LeslieBerlin)曾表示:“再也没有比KPCB投资你更好的事情了。这是你获得最高认可的信号。对创业者来说,这意味着一切。”

多尔的继任者继续努力寻找硅谷的下一个大热门。他们投资了一些公司,比如员工管理软件公司Rippling、为自动驾驶汽车制作模拟软件的AppliedIntuition,还有管理食品券的应用Propel。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听从了多尔关于如何传达共同价值观的建议。

根据交易撮合者的说法,直到去年年初,罗宾汉和KPCB才最终开始合作。到那时,罗宾汉已经在经纪行业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以至于富达投资、TdAmeritrd和嘉信理财为了回应这家新兴公司的“零佣金”做法,都削减了资费。在著名华尔街分析师玛丽·米克尔(MaryMeeker,她在2011年成为KPCB的合伙人)的帮助下,多次错失良机的KPCB终于参与了这轮3.63亿美元的融资,这时候罗宾汉的估值已经达到56亿美元。

9月,米克尔真的走了。她宣布将退出KPCB,成立一家名为Bond的公司,仍会专注于处于后期阶段的私人公司,而且她还带走了在KPCB的团队成员。只留下哈米德、福什曼和一小群其他投资人来重建KPCB的声誉。

大约五年前,弗拉基米尔·特涅夫(VladimirTenev)和拜朱·巴特(BaijuBhatt)开始为他们刚创立的公司筹集资金。这是一家免费股票经纪初创公司,名叫罗宾汉(Robinhoud),具有颠覆行业的潜力。他们想筹集1300万美元,这个金额不算大,会让公司的估值达到6100万美元。两人当时还不到30岁,在斯坦福大学读书的时候就是同学,他们做了一件创业者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向备受尊敬的风险投资公司KPCB寻求支持。

2008年5月

2019年1月。

到了去年,KPCB内部已经弥漫着一种普遍的怨气,不少人的自尊心都受了伤。KPCB的合伙人常常会在风投排名榜上落后,而在CBInsight最近公布的全球风险投资家前20强中,米克尔唯一来自KPCB的合伙人,排在第8位。“老实说。KPCB的每个人都很关心这些东西,”知情人士说,“马蒙空降到了公司,以为他是新的老大,而玛丽觉得自己才是老大。她不走还留在这里干嘛?”

2004年2月

KPCB成立了2亿美元的“大流行传染病和生物防御基金”,侧重于预防传染病的大流行。

约翰·多尔现在67岁了,仍是KPCB的董事长。他不再主动参与投资,但他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伸出援助之手。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衡量重要性》(MeasureWhatMatters)的书,在书中他分享了自己在谷歌和其他公司管理“目标和关键结果”(OKR)方面的经验。今年2月,多尔获得了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颁发的终身成就奖。米克尔还在颁奖庆典上介绍了他的成就,破除她对公司有怨气的传言。多尔称自己是“无望的乐观主义者”,他提醒听众“有个点子很容易。执行才是最重要的。你需要有一个团队才能获胜。”

离开KPCB后,米克尔的新公司Bond的首次公开募资目标是12.5亿美元。

KPCB对罗宾汉挺感兴趣,然而还是没有投它。到了2015年年中,罗宾汉以2.5亿美元的估值筹集另外5000万美元资金时,KPCB也没有参投。到2017年,罗宾汉作为估值13亿美元的“独角兽”再次筹集1.1亿美元,这时候变得高攀不上的就是它了:它把KPCB排除在参与这次融资的风投公司名单之外。

鲍康如指控KPCB存在性别歧视。她后来败诉了,但KPCB的声誉在公开审判中受到严重损害。

2012年5月。

冰雨的风暴

KPCB有很多出身名校的年轻投资人,他们在公司待了好几年,但没有机会晋升到高层。结果他们中的很多人跳槽去了其他风投公司,成为了风险投资界的下一代领军人。例如史蒂夫·安德森(SteveAnderson)曾在KPCB工作了四年,离开后,他成为了Instagram的第一位投资者。后来Instagram以1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Facebook。艾琳·李(AileenLee)是第一个用“独角兽”来形容估值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的人,现在她在CowboyVentures。特雷·瓦萨洛(TraeVassallo)曾为KPCB立下一个大功——投资了恒温器制造商Nest,后来她创办了自己的早期风投公司Defy。

以下是原文内容:

记者 | 硅谷封面 Kathy

KPCB推出了一只5亿美元的基金,侧重于后期的“清洁技术”投资。KPCB的其他基金投资的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Automotive后来破产了。

玛丽·米克尔宣布离开摩根士丹利和华尔街,加盟KPCB,领导其10亿美元的数字增长基金。

米克尔人脉深厚,擅长于发现技术趋势,她的技能很快就带来了回报。KPCB的增长基金投资了Facebook、LendingClub、DocuSign、Snapchat和Sack等公司——这些公司都是从其他风投那里获得了早期投资,但在米克尔投资时,这些公司仍有很多优势。在同一类别中,米克尔这些投资的回报是一流的。KPCB向投资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增长基金的投资增长了2.4倍。这一表现胜过了KPCB在同一时期募集的一只风险基金,尽管中后期投资本身的风险要低得多。

KPCB对绿色产业的支持也许在良心上是正确的,但是在投资上是失败了。它投资的一些公司破产了,比如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Automotive。还有一些公司迟迟不能上市,比如燃料电池制造商布鲁姆能源公司,它在2002年就获得KPCB的投资,但花了16年时间才上市。其结果是在KPCB的品牌掉价了,被投资于数字经济的竞争对手甩在了后面。例如,AccelPartners是Facebook的早期支持者,UnionSquareVentures是首批投资Twitter的公司之一。在互联网时代的第一阶段就通过投资eBay获得成功的BenchmarkCapital,则对优步进行了早期投资。

图片来源:硅谷封面

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分拆,与一桩婚姻解体并无多大不同。现年59岁的米克尔还没有完成为Bond筹集资金的工作,还在继续照顾KPCB的“孩子们”——这指的是她在KPCB期间投资的公司。他们也继续在共享KPCB的办公空间——就像一些配偶处在“离婚不离家”的状态。

欢迎转载澳门赌场_赌场游戏有哪些_澳门赌场攻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澳门赌场_赌场游戏有哪些_澳门赌场攻略 » 硅谷“权力的游戏”:昔日风投帝国KPCB为何崩塌?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